你的購物車是空的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 item.unit_point }} 點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你是否思考過,為何明明是中國人發明了火藥,崛起的卻是西方人?

王直、林道乾、林鳳,這些海盜,這些被歷史抹去的豪傑,曾經強大到讓西方殖民者心生恐懼,卻從未在我們的課本中被重視,而根本的原因,源自於執政者的恐懼。

 

早在1405年,哥倫布發現美洲以前的將近一個世紀,鄭和就已經開始航行世界。甚至有學者認為鄭和在1421年就曾到過美洲大陸,只是當時中國並沒有殖民(黑人問號)。當時鄭和下西洋的目的有兩個,一是要根除惠帝的殘黨,二是耀兵異域。說白一點,一個是剷除可能再被政敵奪權的後患,一個則是嚇阻其他強權勢力。只顧著守住盤中的肉所以錯失良機,明朝的海禁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海禁之例,使因倭夷違諭而來,繼恨林賢巨燭之變,故欲閉絕之,非以通商不便也」《續文獻通考》

 

當時明朝開國功臣胡惟庸指使林賢出海招引倭寇(日本人),藉著進貢的理由,暗藏兵器,企圖謀反,案發後直接導致了明朝的海禁。所以無論是鄭和的錯失良機,還是明初的海禁,其實都是源自於害怕被奪權的恐懼。這份恐懼甚至也促使了陸禁的產生。而共同目標只有一個,不讓人民因富裕而生異心,因遷徒而生動亂。

 

 

 

鎖國不是明智之舉,貿易才能讓國家強大。理解這個道理的,後來都在海外建立了自己的海上霸業,成了世界級的貿易家。但也因為這些豐功偉業,富可敵國的他們,成了朝廷的眼中釘。不過有趣的是,這些在朝廷眼中罪惡至極的海盜,卻受民間狂熱擁戴。

 

「三尺童子,亦視海盜如衣食父母,視軍門如世代仇讎」《明經世文篇‧海洋賊船出沒事》

 

其實當時許多官員都知道解禁才能從根本解決這個問題,但為了朝廷的面子,1560年,王直,統治大海的王者,與歷史上所有抗爭者一樣被處死了。這不但沒有帶來和平,沒了主子的海盜反而更加失控。本來海盜可以是對外發展的一大助力,葡萄牙、西班牙、荷蘭人都是這麼做的。沒錯,當時來的這些歐洲人,說穿了就是他媽的海盜(只是受國家支持)。英國甚至建立了私掠船制度,將海盜納入旗下,授予軍銜,領軍贏得海上霸權,但明朝政府卻走向完全相反的策略 。

 

1576年西班牙人聯合明朝海軍將林鳳從”菲律賓”擊退。

1580年葡萄牙人聯合明朝海軍將林道乾從”柬埔”寨擊退。

1588年英國海盜佛朗西斯‧德雷克,在國家的支援下,打敗了西班牙無敵大艦隊,為自己寫下了傳奇的履歷。這傢伙在英國可是名留千古的英雄……..

 

說道這,這種見不得別人好的超級豬隊友是否讓你感到意外地熟悉?

 

林鳳、林道乾所處的時代正是歷史的交叉點,無論在軍事實力或是謀略能力上他們都令西方人頭痛,如果他們戰勝了,歷史會截然不同。可惜,他們除了和這些有國家證照的西方海盜爭奪地盤,另一方面還要面對自己人的追殺。那些他們治理的土盤原本會成為另一個龍的國度,現在還需要找什麼邦交國?但因為領、導者欠缺肚量、魄力以及野心,這些夢想都變成泡影。

 

美國著名歷史學家《全球通史》一書的作者斯塔夫里阿諾斯在寫到中國與海洋這一頁時說:「如果當時的中國也像歐洲一樣對外開拓的話,今天中國人占世界人口的比例就不是六分之一,而是二分之一。」你注意到了嗎?在這個世界級歷史學家的筆下,所謂的殖民只是對外開拓,而不像我們刻板印象中的那樣,帶著罪惡。

海盜、殖民,這兩個字眼在你心裡是否飽含著貶義?

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那些本來應該要帶領我們打造非凡人生的海盜特質被抹黑了。那種積極進取的態度,在教育的催眠下被偽善的正義取代了。我們仇富、鄙視那些勇敢追求慾望的人,拿知足與謙虛來當作道德標準,其實只是在為自己的懦弱找藉口。這種閹割式的思想早已經根深於我們的教育、企業文化以及社會中,小確幸則是這種偽善環境下的產物。

貪婪、慾望是無罪的,它們是很好的動力,也是戰勝惰性的最佳途徑。壓抑的集體意識奪走了我們創造的能力,它讓我們在同一塊土地上搶奪一塊小餅,卻忘了我們可以一起出去開闢疆土。

就如同海盜"王直"所說 : 「吾儕熟與海外徜徉呼,何沾沾一撮土也!」

在這充滿暴力的世界,不成為狼,就只能當羊。透過海盜這個主題我創作了幾件作品來表達海盜這個主題帶給我的啟發。我真心期待它們能夠激起你們逃離平凡的渴望。

 

 

每件作品都有自己要表達的海盜精神,詳細請至下列的商品描述觀看。